权威推荐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健康聚焦
省人民医院救治团队:插管“敢死队”跟死神抢人
发布:2020-03-25|来源:南国都市报||编辑:符慧华

  省人民医院新冠肺炎危重症患者救治团队:

  插管“敢死队”跟死神抢人

  医护人员和患者互相打气加油。

  3月24日,最后一位新冠肺炎确诊患者从海南省人民医院治愈出院,至此海南实现了“清零”。

  海南省人民医院感染科(海南省传染病医院)是一栋独立的四层楼房,也是这个春天海南省新冠肺炎患者救治的重要战场。一楼为发热门诊,二、三、四楼为确诊患者收治病房,其中四楼为负压隔离病房,专门收治危重症患者。

  近两个月来,在海南省传染病医院时刻上演着惊心动魄的抗击疫情、抗击死神的斗争,医疗救治团队每天在进行着各种高难度救治工作:在厚重的防护服、防护面罩下,近距离进行经口气管插管、深静脉穿刺,并持续守护在患者床边进行血液滤过、监护有创呼吸机和ECMO 确保救治万无一失……抢救危重症患者,就是在跟死神赛跑,战胜死神的奖励是患者康复出院,否则将付出生命的代价。

  在负压隔离病房,医护人员的防护装备很严实。

  最危险的2分钟 气溶胶一直冒出来

  “最不舒服的时候,是插管的时候。”2月17日,治愈出院的高女士回想整个治疗过程,她说最怕插管,最终挺过来了,要感谢田佳医生。

  1月31日,高女士病情加重转负压隔离病房,负责抢救的是海南省人民医院重症医学科副主任医师田佳带领的医护团队。

  由于条件所限,负压病房的床不可以升降,只有60厘米高,气管插管时穿着厚厚的防护服,要么弯着腰,要么单膝跪地,为了及时抢救生命,他只好单膝跪地操作,“跪地时衣服比较紧,动作是比较僵硬的,身体活动受限制,所以特别困难。”

  团队密切合作,镇静诱导需要3-5分钟,插管过程2分钟。

  “这2分钟也是最危险的,我距离患者的口腔只有5-10厘米。”田佳说,气溶胶一直从喉咙里冒出来,还有呛咳,气溶胶也会喷出来;而且患者的声门不太容易看,这种操作在普通ICU病房,都是难度比较大的、风险比较高的操作,何况在负压隔离病房,在层层防护之下操作。

  幸好操作比较顺利,2分钟建立人工气道,接上呼吸机。3分钟后,高阿姨的氧饱和度等各项指标立刻恢复正常,这一次的努力成功地从死神手中抢回了生命。

  高阿姨的肺部病变得到了明显的改善。2月9日高阿姨转到普通病房继续治疗。

  插管“敢死队” 9个危重症患者插管7个

  高阿姨是第一个转出负压隔离病房的危重症患者,给了团队强大的信心。

  危重症患者插管,需团队密切配合。插管时,有的为患者局麻,实时调整麻醉药剂量,如果麻醉药物剂量大的话,会导致患者血压骤降,甚至心率骤降;有的调试呼吸机,确定给氧的量;有的盯着心电监护仪,随时汇报患者生命体征的变化;有的协助固定导管,递送器材。

  “插管医生是最危险的,但大家都抢着插。”田佳说。

  对普通型患者来说,对手是病魔;而对危重症患者来说,对手是死神,医生要跟死神抢命,跟死神抢人。

  在隔离病房工作压力大,省人民医院实行分批轮换休整。田佳说,四楼负压隔离病房收治了9名危重症患者,其中7人气管插管,而他自己负责插管的患者有5个:杜医生、高阿姨、张先生、丁先生、贾先生,而另外2人由团队其他医生插管。

  在武汉,负责气管插管的医生,被叫作“敢死队”。田佳说:“我们插管都是一起上,这么说,我们团队也是‘敢死队’,我就是‘敢死队’的队长。”

  如何决定要不要插管?田佳表示,达到危重型诊断标准的患者,越早插管救治成功率越高,同时插管前还要充分评估患者的氧合指数,以及总体情况等。虽然插管操作对医务人员来说风险极高,但是为了与死神抢人,作为医生也就考虑不了那么多了。

  73岁的丁阿公治愈出院。记者王洪旭 摄

  患者抵触家属同意 医生给予镇静插管救命

  病情严重,患者却不愿意气管插管。

  今年45岁的张先生有5年“肺结节”病史,这为新冠肺炎的诊治加大了难度。“病情很危急,曾被宣告病危。”省人民医院感染科副主任吴涛说,张先生病情加重,在入院6天后转负压重症病房进一步治疗,很快出现了呼吸衰竭,虽然给予了无创呼吸机辅助通气,然而效果欠佳,随时可能心跳骤停,死亡在步步紧逼。

  1月26日,张先生出现咳嗽、气促症状,血气分析提示已经出现了呼吸衰竭,无创呼吸机很难维持他的氧合功能。田佳建议进行气管插管,但张先生有顾虑,他对人工气道有恐惧,一直抵触气管插管,担心有痛苦,担心插管拔不下来。“拖延了两天,到28日下午就有经口气管插管的指征了。”田佳说,患者本人犹豫,那就先找患者的妻子和弟弟沟通。

  “他的病情已经进展到关键节点,如果不进行气管插管,恐怕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做了气管插管才有生的机会。如果不做可能会出现死亡。”田佳说,1月29日,张先生还是不同意,但病情危急,在专家组的指导下,田佳也取得家属的授权与同意,立即带领插管团队给张先生镇静镇痛,进行气管插管、有创呼吸机辅助通气。

  医护人员给予患者鼓励。

  “当时,我们整个医疗专家组都为他捏了一把汗,特别揪心!”吴涛说,经过负压监护病房连续超过24小时不间断严密观察和医疗护理处置,随时调整呼吸机参数,在抗炎、抗病毒、提高免疫力、营养支持等对症处理后,张先生的生命体征逐渐稳定,于2月11日撤机,拔除气管插管。

  “插管时他不愿意,拔管时也要特别注意,还做了预案。”海南省人民医院重症医学科主任医师周忠义说,他们将镇静长效药改为短效药,让病人醒得快,关注他的心理状态,给他讲病情,严防应激谵妄。张先生2月13日转出负压病房,挺感谢医生。田佳半开玩笑地问他,“当初没有经过你的同意,就为你经口气管插管,你现在还埋怨我吗?还怪我吗?”张先生有些不好意思,说已经记不得了。

  从重症监护病房转到普通病房,张先生与田佳医生加了微信,经常联系,朋友圈还点赞。2月24日,张先生治愈出院了。他说住院期间很挣扎,有时想放弃,是医生的鼓励和支持让他挺了过来。

  从死神手中抢回高龄患者 他的信任给医生力量

  出院时,坐在轮椅上唱《康定情歌》,丁阿公的乐观感染了很多人。

  73岁的他,是海南省人民医院医护人员从死神手中抢回的年龄最大的危重症出院患者。1月30日,丁阿公因确诊新冠肺炎入院治疗。他的肺部渗出情况,肺部病变情况,以及肺部CT来看,病情危重,但症状并不明显,能吃东西,没有剧烈咳嗽。

  对于疾病,老人特别坚强,以至于一些症状没表现出来。2月1日,因为气促、血氧饱和度低下,丁阿公转入负压病房进一步治疗。

  “之前的高阿姨和张先生,都是经过了无创呼吸机,效果不好后,才进行气管插管,但无创呼吸的失败率太高。”田佳说,考虑到丁阿公肺部病变严重,氧合情况差,直接选择了经口气管插管,就没有无创呼吸的痛苦环节。

  海南省人民医院重症医学科住院医师雷振林说,丁阿公进入负压病房时,头脑是清楚的,不停地喘气,陌生环境,陌生的医生护士,他虽然存在恐惧心理,但非常配合治疗。

  田佳的手机里存着一组照片,负压病房医生护士与丁阿公握手、互相点赞。田佳说:“我们团队的人,为他加油,跟他握手,互相点赞,那个时候彼此信任,大家感觉都充满了力量。我们说要给你气管插管了,要坚强,要加油!”丁阿公回答:“好的,听医生的,相信医生,相信科学,相信医学。”

  医生说:“给你气管插管可能会有痛苦,但是我们会给你麻醉药,减轻你的痛苦。”丁阿公答:“好的,同意的。”

  “高龄患者插管前要充分评估,在置管的过程中要又准又快,尽可能为患者减轻痛苦及减少并发症。”省人民医院重症医学科主任医师周忠义说,给予有创机械通气后,应用相对较高的PEEP,丁阿公的血氧饱和度恢复正常。

  期间,由于丁阿公年龄大,一度出现休克、多器官功能障碍等情况,且病情进展快、感染加重、随时有呼吸心跳骤停风险。

  周忠义说,当时最担心丁阿公拔管不成功,拔了有创呼吸机,立即上无创呼吸机通气,在医疗专家组和一线医护人员的通力合作下,最终把丁阿公从死神手中抢了回来。

  拔管压力大 直面生与死

  周忠义是海南省人民医院第二批进入负压隔离病房的重症医学科主任医师。2月5日上午8点,到感染科负压病房接班,一个人扛起负压病房二线医生值班工作,2月20日下午5点才撤离。

  危重症患者插管镇静镇痛后,静静地躺着接受治疗,医护人员则像在打仗一样,时刻关注并给予救治。对于尿毒症患者蔡先生的治疗过程就是惊心动魄的。2月9日,蔡先生气促加重,出现心力衰竭、呼吸衰竭,随时有呼吸心跳骤停的风险,危及生命。

  周忠义评判病情后,紧急处置,予无创呼吸机辅助通气,随时调整呼吸机参数,维持电解质平衡等。经过连续多日的24小时不间断严密观察、随时的医疗护理处置,蔡先生气促症状改善,血氧饱和度提升到正常,随后转入普通隔离病房,并于2月18日治愈出院。

  病情好转,才能拔管。拔管的风险和压力,直接来自于生与死。抢救成功,病人拔管,转入普通隔离病房,治愈出院。反之,则不得不面对死亡。

  周忠义说,只要进到负压隔离病房,大家都是全力以赴,不到最后绝不放弃,这就是医者的信念。

  大家加油

  把病毒摁住

  “大家加油,一定要把病毒摁住,闷死它。”海南省人民医院疾控办负责人、感染科副主任吴彪,在“负压病房第二梯队”微信群里说。这骨子里的自信不言而喻。

  这一次战“疫”,海南省人民医院468名医务工作者投身在疫情救治的最前线。面对不确定的新冠肺炎疫情,他们是冲锋在前的战士,成功救治了67名新冠肺炎患者,其中危重症患者6名。

  “个人力量小,集体力量大,这次得到了充分体现。”海南省人民医院重症救治专家组组长、医院重症医学科主任谢晓红表示,第一梯队插管风险大,第二梯队进去收拾摊子,难度很大,压力也很大。此外重症患者救治成功和康复出院,70%的功劳要归功于重症护理团队,完成一个又一个危险的操作和护理,持续坚守在患者身边,带他们走出阴霾走向生命的曙光。

  “海南首例危重症患者救治成功的思路是一个非常成功的范本,也是重症新冠肺炎整体治疗思想体系的一个具体的、成功的案例。其他的患者以此案例作为指导思想,所以也都逐渐好转。”海南省人民医院院长姜鸿彦说,这是集全院的智慧与力量,从院领导到专家组,从医生到护士,从临床一线到机关后勤保障全力以赴的结果。

  (南国都市报、南海网、南海网客户端记者王洪旭/文 省人民医院医生田佳提供图片)

南海网24小时新闻报料热线966123
关键词:

 

阅读下一篇健康聚焦:
热文排行榜
热点推荐
美图聚焦
海南南海网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2011-2020
电话:(86)0898-66810543  传真:0898-66810545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金盘路30号新闻大厦9楼
本网法律顾问:海南东方国信律师事务所 李君律师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法律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