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健康聚焦
患者少收入低养老难 拿什么留住海南乡村医生?
发布:2013-12-05|来源:南海网|作者:况昌勋 侯赛|编辑:实习编辑孙晶

    

     患者流失、收入微薄、身份尴尬、无退休金……拿什么留住你乡村医生

   记者况昌勋侯赛通讯员王丽娟

  “头戴草帽、肩背药箱、双手老茧、两脚泥巴。”——这是半个世纪前活跃在农村的乡村医生形象。如今,我省约3000名乡村医生依然肩负着农民基本医疗卫生服务的重任。

  近年来,我省加大了对村卫生室的投入力度,标准化村卫生室覆盖率从2009年的26.17%提高到现在的77.8%,新农合参合率达到98%以上。村医行医环境改善了,农民看病更便宜了。

  但是,记者调查发现,村医也面临着许多困境:人数少,病人却在流失;身份尴尬,“退休”老无所养;待遇不高,分配却不均……

  山花村村医符钉华开在自家院内的老卫生室。本报记者宋国强摄

  变

  政府出资建村卫生室

  村医符钉华的老卫生室“一下雨就要用盆接水”

  近日,儋州市白马井镇山花村村医符钉华和妻子,来到村口的一座新建房子前,看看工程进度。这房子不是他建的民居,而是政府出资建的村卫生室。新卫生室,为三开间,可以设置诊疗室、注射室和药房。

  “再过一段时间,就可以搬到这里坐诊了。”符钉华说,新医改3年,让他感受最深的就是卫生室的变化,周边很多村的同行,都搬到新建的宽敞卫生室坐诊了。而以前,卫生室都是村医自己建的,条件简陋。

  符钉华带着记者来到他的老卫生室。这间卫生室是他自己出资建的,就在他家旁边,瓦房,低矮昏暗,阳光从屋顶裂缝中照进来。屋内摆放着陈旧的设备,这样的卫生室,本身就难以达到“卫生”的标准。“一下雨,这里全是雨水,要用盆接。”符钉华说,乡村医生的收入并不多,自己建卫生室,心有余而力不足。

  2009年,3年新医改开始。村医,由个体户模式开始向规范化管理转变。政府加大了对村卫生室的建设力度,2009年-2012年,省级财政不断投入资金开展村卫生室基本建设工作。共投入建设资金4100万元补助每所卫生室建设资金4.8万元,开展村卫生室标准化建设。同时,加上中央补助经费和市县配套资金,平均每个村卫生室建设经费达10万元左右。

  省卫生厅农卫处处长潘文利介绍,新医改以来,全省2656个行政村应设卫生室的建制村2476个,已经按标准化建成的村卫生室有1927家,占已建卫生室的77.8%。预计到2015年年底,将实施标准化村卫生室全覆盖。

  2012年起,我省开始为标准化村卫生室完善医疗设施,购置电脑、打印机和配备网络宽带,为乡村医生开展基本医疗、公共卫生服务和实施基本药物制度实行信息化管理提供设备基础。

 

  没有可开展诊疗活动的村医,南万村新建的卫生室被闲置。通讯员王丽娟摄

  少

  平均近2000名农民才拥有1名村医

  琼中87个村卫生室,只有14个可开展门诊活动

  一条盘山公路,从琼中到陵水,途经琼中吊罗山乡大美村委会什活村,而这条公路,也是这个村子的唯一出村通道。

  11月,台风“海燕”让这条路几处塌方,什活村两头出口都被堵住。“还好没有人得急病,不然就麻烦了!”什活村村民王开芳说,“什活村偏僻,没有村医,看病都得到村外。”

  不仅特殊情况看病难,平时大家看病也不容易。什活村所属的大美村委会有一名村医,但是什活村距离大美村委会所在地有4公里之远,而且交通不方便,加上村卫生室的设备和技术有限,所以村民们基本上都不去村卫生室,而是直接到乡卫生院看病。

  “村里有人生病,就骑着摩托车,送到乡墟上的卫生院。有一次,村里一名妇女得了重病,大家做了一个架子,4个人抬着她去乡里,走了4个小时。”王开芳说,“现在稍微好一些了,乡卫生院配了急救车。不过,有时候急救车也忙不过来。”

  吊罗山乡党委书记吴祝江说,像吊罗山乡这样的山区,往往是山多人少,村落分散,一个村委会所辖的自然村相距较远,仅配备一名村医,很难服务到所有的自然村。

  然而,我省山区很多村委会都没有可开展门诊活动的村医。在琼中,全县100个行政村,有87个村卫生室(另13个行政村为乡镇政府所在地),只有14个村卫生室可开展门诊活动,另有38名村医正在脱产进修,明年8月毕业。白沙黎族自治县,一共有77个村卫生室,也只有25家可开展门诊活动。

  “儋州兰洋镇番加地区,至今还有5个村委会没有可开展门诊活动的村医。2010年,招聘村卫生员时,没有人愿意去。”儋州市卫生局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直到今年才调剂了几个人去当卫生员,但是都不能开展门诊活动,只能提供部分公共卫生服务。

  据悉,我省目前注册乡村医生人数为2962人、乡村卫生员401人,平均每千农业人口拥有乡村医生和卫生员0.6人,明显低于全国1.56人的平均水平。

  

  经常无病可医村医坐“冷板凳”

  不少村卫生室不能报销新农合导致患者少,生存难

  虽然,我省村医人数少,但是在现实中,却出现了被“架空”的现象。

  记者走访儋州、白沙、琼中部分村卫生室发现,不少村卫生室门庭冷落,前来看病的村民很少,部分村医日接待病人不到5人。“大家一般都去镇上看病,骑摩托车去卫生院也就20分钟。”儋州市白马井镇禾能村村民周基汉说,附近几个村子的情况都差不多。

  琼中县上安乡抄方村委会罗眉村村民,74岁的李文华,11月15日早上,出现胃痛,让女婿骑摩托车带他到乡卫生院看病治疗。“离乡墟只有3公里,不远,现在路通了,一般感觉身体不舒服时就会到乡里看病,也挺方便的。”李文华说,抄方村村民几乎都是在乡卫生院看病。

  村民们表示:“之所以更愿意去乡镇卫生院,是因为村卫生室设备不完善,村医的技术也不如乡镇卫生院的医生,一些病看不了,还是得到乡镇卫生院,索性一步到位。”

  “村医一直缺少相关技能培训,很多都是靠学一点,积累一点。直到这两年,政府才对村医有所培训,村医待遇不好,高学历的人也不愿做。”不少村医也坦承,在技术上,与乡镇卫生院确实有差距。

  潘文利介绍,目前我省有2962名乡村医生,获得执业助理医师资格证的非常少,取得执业医师资格证的就没有了。

  “儋州370多个村医,没有一个拿到执业助理医师资格证,全部拿的是乡村医生执业证书。”儋州市卫生局审批办主任曾家壮说,“执业助理医师资格证证明持证人具有独立从事医疗活动的技术和能力,而持有乡村医生执业证书,只能在村卫生室从事一般医疗活动。如果超越村卫生室服务范围,就不能独立从事医疗活动。”

  除技术和设备落后,“村卫生室不能报销新农合,也会使病人流向乡镇卫生院,导致村卫生室无病可医,生存难以为继。”白沙黎族自治县七坊镇长龙村村医韦小丽说,直到去年,长龙村卫生室纳入新农合报销试点后,村卫生室的情况才有所好转。

  不过,记者调查发现,仍有不少村卫生室没有纳入新农合报销试点。“村卫生室全部放开新农合报销试点也有难度。从现在试点的村卫生室看,存在着许多违规现象,而与此同时却没有可行的监管制度。”部分市县卫生局有关负责人坦言,宽带在农村普及不广,村医老龄化、不懂电脑,也造成实际操作困难。

  儋州一村子简陋的卫生室。记者苏建强摄

  村医身份尴尬面临老无所养

  “拿着农村的户口,干着医生的活,却没有退休金”

  今年30岁的陈敏成,2005年从海南农垦卫校毕业后,就回到了自己的村庄——儋州市白马井镇竹古村。当了4年的村医后,2009年他考取了执业助理医师资格证,便离开了村子,到白马井镇卫生院公共卫生科做麻醉师。

  陈敏成说:“之所以离开村子,是因为农村年轻人少,生活枯燥,而且收入低”。此外,陈敏成说,促使他离开的最重要原因是,“感觉村里没有发展前景,拿着农村的户口,干着医生的活,却没有退休金”。

  同样的问题,也一直困惑着今年73岁、当了54年村医的白马井镇藤根村村医李达鹏。

  “我到底是农民,还是医生呢?”头发已经全白的李达鹏,仍然清楚地记得,1959年1月2日,他19岁生日那天,是他当医生的第一天。“1973年,我自费到儋县(今儋州)卫校进修,学习中医。”李达鹏说。

  不过,他已经不记得自己为多少村民看过病了。直到今天,他依然每天在村卫生室坐诊。“老了,也想退休,但是退休其实就是失业,没有退休工资。”李达鹏说,“1980年代初,村里分田地时,虽然自己是农村户口,但因为是医生,没有分到田地。现在老了,想回家种田,却没田可种。现在在村卫生室,做一点有一点,老两口,够吃就行。”李达鹏无奈地说。

  而对于相当部分的村医来说,必须同时演好两个角色——医生和农民。琼中卫生局局长向前说,村医待遇相对来说是比较低的,所以琼中大部分村医都不是专职的,而是一边做医生,一边种橡胶和槟榔。

  由于乡村医生的身份依然是农民,被认定为卫生系统的“编外人员”,队伍日趋老龄化,部分市县50岁以上的村医占了70%左右。有基层卫生局干部说,村医尴尬的身份,让年老村医无法“退休”,而年轻人又不愿接班。即使当了村医,只要他们考取了执业助理医师资格证,就会离开。

  2011年,省政府办公厅印发了《关于进一步加强乡村医生队伍建设实施意见的通知》,要妥善解决乡村医生的养老问题,结合新型农村社会养老保险制度的推进,积极引导符合条件的乡村医生参加新农保,对符合新农保待遇领取条件的乡村医生发放养老金。

  李达鹏说:“新农保每个月有100元的养老金,但,这根本不够生活费。”

  竹古村村医李森荣为村民诊治。本报记者宋国强摄

  

  接诊人数一样工资相差甚远

  高的能拿到3000多元,低的只能拿到1000多元

  2011年12月,我省在村卫生室同步实施一般诊疗费制度和基本药物制度。政策实施后,村卫生室不再“以药养医”,村医收入主要来源于一般诊疗费、基本公共卫生补助和基本药物补助三大块。今年7月1日起,村卫生室一般诊疗费标准提高到6元。基本公共卫生服务,主要通过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进行补助。基本药物补助,按服务人口、年人均不低于5元的标准进行补助。

  “改革后,收入是增加了一些。”儋州市和庆镇美灵村委会李振波说,“平均每月接诊病人有160人,诊疗费有960元;美灵村委会有3500人,基本药物补助一年有1.75万元,每月就是1458元;公共卫生服务费月均125元;卫生员补贴600元/月。算下来平均每个月大约3143元。”

  不过,相对于人数较少的村委会来说,村医待遇就不那么乐观了。琼中中兴村委会,人口1020人。村医王奕的收入是,平均每月接诊病人有160人,每个月的诊疗费在960元;基本药物补助一年5100元,月均425元;卫生服务费补助420元/月;算下来,平均每月工资是1805元。

  有村医反映,公共卫生服务和基本药物补助是按照服务人口来进行补贴的,现在村医格局基本上是1个村委会1个村医(少数村委会拥有2个村医),这就会导致,即使接诊人数一样,村医工资也会相差甚远。记者了解到,我省村委会人数的差距也相当大,例如,临高安全村委会有1500户近8000人,而在琼中上安乡抄方村委会只有102户400人。

  “儋州市番加地区5个村委会招不到合格的村医,不仅因其偏僻,也在于村委会人数只有几百人,不仅看病的人少,诊疗费低,就连公共服务费和基本药物补助也相对少,特别是基本药物补助,少了很多。”曾家壮坦言。

  

  职责

  应管农民健康而非治病

  “海南一些农村受经济条件、文化水平和地方习俗等传统观念的影响,卫生意识较淡薄,喝生水、吃生食,饭前不洗手。一些农民甚至把猪养在自己家里,长期生活在垃圾、粪便中,而粪便携带有毒细菌或病菌,很容易感染到人。”儋州一村医吴大永说,村医作为卫生体系第一关,职责应该侧重在农民卫生教育,让其不生病,而不仅是治病。

  在今年10月召开的中国农村卫生大会上,不少专家就提出要加强农村公共卫生建设。所谓公共卫生就是,预防疾病、延长寿命、促进健康。我国农村公共卫生服务近几年才被逐渐重视,服务项目包括建立居民健康档案、慢性病管理、孕产妇保健以及健康教育等。

  不过,记者调查发现,村医并不热衷于公共卫生服务。“关键原因是,按照现在的村医收入模式,只有病人越多,村医收入才越高。如果村民不生病,医生的工资反而降低。”一些村医和基层卫生干部坦言,村医现在的3块收入,其中基本药物补助为固定收入,公共服务费,很大一部分是以“固定工资”形式发放的,浮动部分仅占村医总收入的5%左右。

  工资

  可与村民健康直接挂钩

  专家表示,要让村医更热衷关心村民健康,而非诊疗,关键还在改变村医“诊疗为主、其他为辅”的工资格局。英国的体制可以借鉴,其初级卫生保健服务提供者,俗称“家庭医生”,他们的工资收入就与所服务的居民健康程度挂钩。

  “在英国,家庭医生60%的收入是初级卫生保健信托支付的卫生服务费。”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教授顾昕在《英国全民免费医疗走向市场化》一文中介绍,民众在尚未生病前必须到一个家庭医生诊所注册,将该诊所作为首诊医疗机构。初级卫生保健信托按注册的民众数量定期付卫生服务费。如果居民生病了,家庭医生无法提供很好的治疗,需要转诊。那么该居民的卫生服务费,就要随着转诊而流入被转诊的医疗机构。

  顾昕表示,在这样的游戏规则下,家庭医生会全力以赴地开展预防保健等公共卫生服务,唯有如此,才能保证注册民众的健康,不让卫生服务费流失,从而获得较高的收入。

  保障

  可享城里医生同等待遇

  “目前,村医老龄化严重,出现后继无人现象。而另一方面,许多医学院的毕业生又面临就业难。”一位县卫生局干部表示,“医生们都削尖了脑袋往城里医院挤,不愿到人才稀缺的农村,最关键的原因就是,村医与城里医生的收入差距过大。不仅在工资待遇上有差距,在福利上也有很大差距。城里医院,哪怕乡镇卫生院都是有事业编制的,升职、退休金都有保障,而做了村医,也就意味着还是农民,各方面福利都没有保障。”

  “如果不提高工资待遇,只是加大村医培训力度,反而会加快村医的流失。”儋州和琼中的一些卫生干部表示,“政府这几年加大了村医的培训力度,出现部分村医提高了医疗水平,考取了执业助理医师资格证,却马上离开农村,到乡镇卫生院或县医院去了。”

  “要让优秀村医留在农村,就得让其与城市医院的医生享受同等的工资与福利待遇。”儋州市卫生局审批办主任曾家壮说。(本报海口12月4日讯)

南海网24小时新闻报料热线966123
关键词: 乡村医生

 

阅读下一篇健康聚焦:
热文排行榜
热点推荐
美图聚焦
海南南海网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2011-2020
电话:(86)0898-66810543  传真:0898-66810545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金盘路30号新闻大厦9楼
本网法律顾问:海南东方国信律师事务所 李君律师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法律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