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健康聚焦
屯昌女子饮醋精无法进食 身高1米7体重不到50斤
发布:2013-08-05|来源:南国都市报|作者:敖坤 杨金运|编辑:符慧华

  7月29日,吴海波躺在床上,骨瘦如柴,瘫软无力。

  喝下醋精前,吴海波丰满漂亮

  现在她瘦得皮包骨,手臂血管突起

  吴海波躺在床上,讲述起现在的处境,她放声大哭

  吴海波露出后背,骨瘦如柴

  我想活下去 一家人吃一顿团圆饭

  阳光透过窄窄的窗户,挤进房间,照在床头。床上是一个全身无力的女人,她甚至连半坐起来趴上窗户往外张望都很困难。这个女人叫吴海波,24岁。如果不是那场意外,她应该会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大家在一块儿其乐融融……

  那场意外彻底改变了她的人生,她已经22个月没吃饭了,饥饿感缠绕着她,但“吃在嘴里,香喷喷的,可就是咽不下去”。

  拿起自己之前的照片,吴海波干枯的眼睛湿润了。曾经的她,身材丰满高挑,充满活力。而如今每当从镜子里看到枯瘦如柴的自己,她就会陷入深深的恐惧。

  躺在病床上的吴海波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够与家人吃顿团圆饭,跟女儿在一起,感受到家庭的温暖。

  -南国都市报记者敖坤 杨金运文/图

  意外饮下醋精

  “隐约听见人说,可能没救了。”

  屯昌县坡心镇南凯村,5年前吴海波从附近的枫木村嫁到了那里。丈夫刘业锋是她的初中同学,两人初中毕业后走在了一起。吴海波觉得幸福、踏实。2008年3月,两人结婚。婚后不久,他们迎来了女儿阿湘。这是家里第一个孩子,“父母、老公都很疼爱她。”那段幸福的日子,是吴海波心里一段最美好的回忆。

  “也许这就是命!”吴海波开始痛苦地回忆那次意外。

  那是2011年9月的一天,吴海波和丈夫早早地出去割稻谷。那天天气有点闷热,中午,吴海波叫上丈夫回家,因为觉得口渴,吴海波走得很快,急着回家找水喝。一进家门,她便直奔向井边,准备打水洗手洗脚。口渴难耐的她发现井边放着一个装着“水”的塑料瓶。想也没多想,吴海波拧开盖子就喝。令人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是醋精!种橡胶的家庭几乎都有的一种药剂。

  顿时,吴海波感觉整个口腔、喉咙、胸口像着火一样,接着便倒在地上不停呕吐,到最后吐出的都是些“黑色的水”。

  丈夫到家时,吴海波已经不省人事,他赶紧拨打120,然后抱起妻子便往村口跑。到了屯昌县人民医院,医生说:“治不了了,赶紧转院吧!”

  当天下午3点,吴海波被紧急转移到了省人民医院。

  吴海波吸着氧气,脑袋昏昏沉沉,“模模糊糊听见人说,可能没救了……”这个声音仿佛成了个魔咒,一直缠绕在她脑海。

  在重症监护室待了半个月后,吴海波奇迹般地挺了过来。

  丈夫刘业锋守在吴海波的床前安慰着:“别担心,会好起来的!钱的事,我会想办法!”吃饭时,刘业锋一勺一勺喂给吴海波,虽然她每次最多也就只能吃一两小口,但吴海波的心里感到温暖,没有害怕。

  这是吴海波心里第二段最美好的回忆。

  身高1米7不到50斤重

  “女儿都不来看我了,说害怕!”

  接下来的治疗痛苦而漫长,仿佛一只蚂蚁悄无声息地蚕食着这个本不富裕的家庭。

  吴海波的喉咙、食道、胃等部位严重烧伤,其中食道尤为严重,有的部位甚至粘连在了一起,无法吞咽食物。医院给出的治疗方案是给食道做扩张手术,然后放入支架,用人力撑开粘连在一起的食道,让食物顺利进入到胃里。

  那时丈夫刘业锋还时常鼓励吴海波,“做了手术就会好的!我们还要一起照顾好我们的宝贝女儿呢!”

  第一次手术后,吴海波感觉情况好了很多,可以喝下一点肉汤、稀粥。吴海波很高兴,全家人也仿佛看到了希望。可等到支架取出来一段时间后,她又无法吃下东西了,“咽不下去,东西只能在嘴里打转!强忍着咽下了,过会儿又吐出来!”如此反复。

  吴海波每做一次食道扩张手术,就要花一万元左右,几次手术便将这个家庭弄得一贫如洗。丈夫开始到处借钱,“现在估计欠了八九万。”

  钱!是夫妻两人心头的痛,“每次聊天,谈到最多的就是钱!可是家里真的没了,哪里有?!”

  每次看到镜子里那个消瘦的身体,吴海波自己都感到害怕。以前的她,靓丽时尚,身材丰满。

  吴海波约1米7,但现在她只有不到50斤。她的手臂凉凉的,硬硬的,乌黑色的血管弯弯曲曲穿行在薄薄的皮肤下。现在,女儿阿湘甚至也害怕她了。“她都不来看我了,说害怕!”吴海波用手捂着眼睛,哭出了声。

  好心人拯救她的绝望

  “听了他的话,我又觉得不能放弃!”

  今年3月28日,吴海波最后一次出院了。这次入院她只住了两天。

  她的出院记录上写着:建议行食管支架置入术后再出院,患者要求出院,择日过来手术,反复劝说无效,办理自动出院。

  其实吴海波并不愿意出院,在医院,可以打营养液,也可以在医生的帮助下吃点东西,精神也好些,有安全感。”在家里,这一切都没法做到。

  出院,仅仅是因为没钱了!

  出院后,吴海波几度陷入了绝望。有一次,吴海波甚至拄着一根塑料水管离家出走。“我就想死在外面了,不再成为这个家庭的包袱。大家就都可以解脱了。”

  吴海波坐车到了三亚,在车站旁,她找了一间小房子,甚至已经做好了思想准备。可这时,一个好心的老爷爷过来了,看着吴海波这怪异的身体便上前询问。吴海波太久没有倾诉了,便一一相告。“好心的爷爷给了我100元,让我要坚强!听了他的话,我又觉得获得了力量,不能放弃!”

  吴海波说,她心里还有一段最美好的回忆:那是曾经住院的时候,一个好心人了解了我的情况后,二话不说便给了我5000元钱,让我要坚强,好好接受治疗。后来这个人,还通过QQ、短信等方式询问我的病情;还有一个大姐,专门到医院来看我……此前,屯昌县民政局、妇联等部门也给予了一定的帮助。

  她有一个愿望

  “如果好不了了,我想把我的器官捐出去。”

  这些美好的回忆,让吴海波感觉温暖。收拾好心情,她从三亚回到了屯昌。为了多赚点钱,丈夫刘业锋已经两个多月没有回家,他在琼海的一处建筑工地上打工。

  在那间破旧的小瓦房里,吴海波趴在床上,每隔一会儿便要呕吐。

  阳光透过狭小的窗户,照在吴海波枯瘦的脸上,照在她耳朵上那颗红色的塑料耳钉上。前不久,吴海波发现原本已经堵住的耳洞又可以戴耳钉了,她便赶紧给自己戴上。

  前不久,吴海波给南国都市报记者发来短信:“如果这病治不好了,我想把我的器官捐给需要的人,让他们健康地活着,捐出后我就可以安心死去了。”7月29日,记者乘车去屯昌看望吴海波,车开到中途的时候,她给记者发来短信:“买一点水果给我吃吧!嘴好馋,可能活不久了,什么都想吃。”记者买了点葡萄、龙眼去她家。看见她时,她躺在床上,阳光透过窗户打在她脸上,显得更加苍白。

  记者向她转达了海南省红十字会的答复:“现在,你身体还没有到那一步,不能捐献。如果有意愿,现在可以申请填写自愿捐献器官的表格。”

南海网24小时新闻报料热线966123
关键词:

 

阅读下一篇健康聚焦:
热文排行榜
热点推荐
美图聚焦
海南南海网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2011-2020
电话:(86)0898-66810543  传真:0898-66810545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金盘路30号新闻大厦9楼
本网法律顾问:海南东方国信律师事务所 李君律师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法律声明